渣过王力宏,这个旷世渣男导演了中国第一起离婚案!

发表于:2022-01-21 09:43:45   稿源:吉剧网 浏览量:27

2021年末,周迅和黄磊终于在荧幕上“再续前缘”了。

人到中年的他们这次在电视剧《小敏家》中扮演一对中年情侣,满满的烟火气中彼此守护。

穿越一地鸡毛最终爱情圆满,虽然有些俗,但是满足了不少“迅磊党“对于他们“三生三世爱恋”修成正果的期盼。

想起来,周迅和黄磊上次荧幕牵手,已是19年前的事情了。

周迅和黄磊的合作缘起于《人间四月天》,这部拍摄于2000年的言情剧讲述了浪漫诗人徐志摩与林徽因、陆小曼、张幼仪等三个女人之间的情感纠葛。

当年的黄磊还没发福,剧中他梳着侧分油头,戴着圆框眼镜,正当年的他活脱脱“文艺小鲜肉”的形象,饰演多情的徐志摩无比得心应手。

徐志摩虽然奉父母之命早早完婚,却不甘心被世俗束缚,在围城里左冲右突,直到遇到极具灵气的才女林徽因,一颗不安分的心才找到了停泊的港湾。

在康河的柔波里,徐志摩撑着长篙徜徉其中,船头的林徽因梳着短短的童花头,额角别着可爱的发夹,她看向徐志摩的眼神里尽是星辰和月光。

情诗如夜莺的吟唱缭绕在淡淡的水雾中,此时他们眼神清澈而单纯,正符合书中所描述的才子佳人的模样。

黄磊和周迅演绎的爱情画面堪称经典,徐志摩的浪漫多情成为无数花季少女心中的绮梦。

但这仅仅只是硬币的一面。

翻过来,徐志摩的自私无情又让人瞠目结舌,他对自己原配张幼仪的冷漠残忍,让不少人咬牙切齿地骂这个“渣男”。

刘若英饰演《人间四月天》中的张幼仪,她出生于一个富足的家庭,也读过书,但是却被当时的社会环境塑造成一个战战兢兢的“生育机器”。

她不知道如何去爱,更不敢要求得到爱,懵懵懂懂中任由时光尘封自己的梦想。

在感情中张幼仪是一个低到尘埃里的卑微女子,很不幸成为诗人丈夫爱情路上的绊脚石,剧中徐志摩面对张幼仪只有嫌弃的表情。

真实历史中的张幼仪其实也是一个勇于抗争的时代新女性,12岁时在报纸上看到苏州第二师范学校的招生广告,求学心切的她请求父亲让自己去读书,张父开始不同意:

“女孩子读不读书无所谓,相夫教子才是女人的正途。”

张幼仪想尽一切办法说服了父亲,最后张父只能妥协同意她去读书,这是她生命中第一次抗争,也是最正确的一次。

张幼仪走进学堂,心中的目标是成为一名教师,却在13岁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入徐家,成了徐志摩的妻子。

徐志摩的才华让张幼仪倾慕,婚前无比憧憬和徐志摩能比翼双飞,但是徐志摩揭开喜帕的一瞬间只冷冷地吐出一句:“乡下土包子”。

然后转身离去。

徐志摩要将自己活成一首诗,对接地气的张幼仪不屑一顾。

他无心了解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敷衍地履行了丈夫的义务然后迫不及待地飞向更广阔的远方。

留下张幼仪在家侍奉公婆,操持家务,直到第一个儿子出生也没能唤回徐志摩对她的关心,写回家的信件中只字不提张幼仪。

在张家二哥强烈的要求下,徐家二老安排张幼仪去英国陪伴徐志摩读书。

本以为这次团聚时间那么长,徐志摩一定能在朝夕相处中发现张幼仪的好转变对她的态度,没想到即便身在异国他乡,徐志摩仍然不屑于理睬她。

张幼仪“尽量”走进徐志摩的世界中去了解他,每次家中有客人来访,虽然聊天内容她不一定能听懂,但每次她都会用心去听去思索。

但徐志摩看到张幼仪对聊天内容有兴趣,只会表现得不耐烦,嘲笑她:“你能懂什么啊。”

具有嘲讽意味的是,一方面徐志摩完全看不起张幼仪,一方面张幼仪很快又怀上了徐志摩的孩子。

这期间徐志摩疯狂地爱上了林徽因的美貌和才情,他满脑子都是林徽因的身影,开始琢磨如何逃离婚姻的牢笼,以前他对张幼仪只有冷漠,而现在又加上了一些残忍。

张幼仪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徐志摩第一反应是:“把孩子打掉。”

张幼仪不愿意:“我听说有人因为打胎死掉的。”

徐志摩冷冷回答:“还有人因为坐火车死掉的呢,难道都不坐火车了吗?”

张幼仪没有听徐志摩的打胎,徐志摩用无声的冷暴力一点点凌迟她的心。

被他用情诗包围的林徽因,大概无法想象他对朝夕相处的妻子是如何的残忍。

就在张幼仪生下第二个儿子不久,她就收到了徐志摩的离婚信,信的内容让她哭笑不得,明明是为了别的女人和她离婚,徐志摩却非得打着改变中国传统婚姻的旗号。

张幼仪感到愤怒也有些鄙夷,但还是平静地和徐志摩签署了离婚文件,这就是中国历史上依据《民法》的第一桩西式文明离婚案

这场文明离婚,被徐志摩形容成“追求婚姻自由的浪漫”,对于当时的张幼仪来说如同一场灭顶之灾。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被离婚只是因为她是明媒正娶,与徐志摩的爱情理想相违背。

徐志摩高调发布离婚通告,张幼仪却无心关注,此时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如何在异国他乡生存和养活幼子上。

她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搬到了柏林,在哥哥的帮助下走进了德国的学校。

在学校里,张幼仪接触到了最前沿的幼儿教育,思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她开始试图与过去的自己割离,到处结交新朋友来丰富自己的新生活。

就当张幼仪的生活即将开启新篇章之际,她的幼子被上帝带走了。

这个徐志摩一心想要拿掉的孩子,撑着病弱的身体陪伴了张幼仪三年,在最黑暗之处给予她温暖,失去这个孩子,张幼仪感觉自己成了一无所有的人。

徐志摩来了,他抱着孩子的骨灰失声痛哭,生平第一次感到懊悔,不过他更多的懊悔是林徽因没有接受他的爱情嫁给了梁思成。

这是他们离婚后第一次见面,张幼仪已不再恨他,反而向徐志摩伸出了安慰的手,徐志摩第一次正眼打量眼前的女人,发现她远比自己想象中更为成熟坚强。

徐志摩开始对张幼仪无端关怀起来,他改掉以往冷漠的态度,甚至提出与张幼仪去意大利度假。

做夫妻的时候,他们交谈都很少,没想到的是离婚后两人居然可以一起旅行。

这次旅行对于张幼仪来说是想将自己从丧子之痛中解脱出来,但是对于徐志摩而言却是一次逃避。

他又恋爱了,追求林徽因无果之后,他又爱上了已婚妇女陆小曼,此时陆小曼尚未离婚,他们之间的恋情根本不可能,所以徐志摩才逃到意大利。

在意大利陪伴张幼仪几个月后,徐志摩的新恋情出现了转机便匆匆回国。

张幼仪现在不会再为他的离开难过了,看透了生死,眼前这人再不是她视如生命的男子。

张幼仪在徐志摩之后回国,参加了他和陆小曼的婚礼,徐家二老坚持他们的婚礼必须得到张幼仪的认可,张幼仪当着二老的面说出“不反对”这句话。

她从内心深处希望徐志摩能够过得好,此时的她只想全身而退不再纠缠于往事之中。

有意思的是,婚后徐志摩居然经常给张幼仪写信,向她诉说婚后生活的苦恼,此时的张幼仪已是东吴大学的德语老师,她的自信写在眉梢眼角,独立展现在举手投足之间。

她是女性追求自由的典范,东方女性的传统美和西方独立自主的思想结合,让她成为一名近乎完美的女性,她是东吴大学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

徐志摩向她敞开心扉,这本是张幼仪婚后最期盼的事情,但现在她除了安慰徐志摩,其他的没有那么在意了。

因为她心里清楚,自己终于蜕变成最好的自己了。

接下来,张幼仪又出任女子银行的副总裁,以自己独有的魄力和智慧力挽狂澜,短时期内将银行的业务经营得有声有色,向世人彰显了自己的地位和能力。

张幼仪在做生意方面,不光具备敏锐的目光,更具备极高的执行力。

她看到国内风潮的变化,开始涉足时尚领域,很快她的“云裳时装公司”正式营业。

张幼仪出任总经理,她第一次将模特展示服装的风气带到了国内,模特队伍里还请到了徐志摩的太太陆小曼。

当时很多人都说张幼仪这一切都是做给徐志摩看的,是对他曾称她为“乡下土包子”的回敬。

但只有张幼仪自己心里清楚,与其说这一切是做给徐志摩看的,倒不如说是做给当初年少懵懂的自己看的。

张幼仪的事业风生水起,徐志摩的第二次婚姻却如陷泥潭。

陆小曼是个只懂索取的女人,她需要徐志摩爱情供养的同时也需要奢华的物质供奉。

婚后的徐志摩为陆小曼掏空了腰包,甚至还向张幼仪借钱,张幼仪给他钱时都会顾及他的颜面,告诉他:“这是你爹的钱。”

婚后的徐志摩往返于北京、上海两地的学校代课赚钱,孝顺父母是顾不上的。

徐母去世以后,为怕徐父一个人在家太过孤单,张幼仪将徐父接到自己家中奉养。

徐志摩看在眼里心中如何不为所动?他对张幼仪满满都是佩服,对于当初和张幼仪一起的生活开始有了一些怀念。

后来徐志摩乘坐的飞机失事,一代文坛才子就此陨落。

报信的人来到徐志摩家中,陆小曼躺在床上抽鸦片根本不相信这个消息,无奈报信的人只能将电报送给张幼仪。

张幼仪带着自己的兄弟和儿子赶到山东为他办理后事。

之后的漫长岁月里,张幼仪如女儿般陪伴宽慰着徐父,对于徐家的事情,她一直当作自家事有求必应,对于陆小曼,张幼仪也每月给她提供生活费。

在徐志摩的生命里,从没有将张幼仪当作自己的妻子看待,但是他生前死后的麻烦事却靠这个女人帮他妥善处理,如果他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惭愧。

张幼仪心怀慈悲,自然也会被命运善待。

在她53岁时,她遇到了爱自己的苏医生,人生第二次走入婚姻。

她们婚后的生活异常平静,苏医生很尊重张幼仪也呵护着她。

他们一起旅行,来到国外她之前曾经住过的地方,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张幼仪用心拥抱那个曾经卑微的女子,发现自己心中依然有爱.

这种爱不仅仅是对于徐志摩的男女情爱,更是对所有的经历一种慈悲的爱。

正是这样的爱,让她穿过风雨终于成就了最好的自己。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