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网红片?对不起,别吹捧《坠落》,烂片而已

发表于:2022-09-09 10:10:45   稿源:吉剧网 浏览量:18

《坠落》是一部小成本的电影。

投资300万美元,被大公司看中后,宣发投入了400万美元,目前累计票房913万美元。

按照三倍成本论来算,这部电影铁定赔了,8月12日上映,距今已将近一个月,后续不会再有多少排片。

可就是这么一部片子,却被人吹成年度神片。

真是国外的月亮比较圆,若是国产导演拍了这么一部只有软福利的电影,恐怕评分早就跌破6分了。

影片一开篇就犯了三个致命错误。

但凡看过徒手攀岩大师亚历克斯·霍诺德的纪录片《徒手攀岩》就知道在攀岩过程中精神需要高度集中。

还必须利用好每一个技巧,如抓、抠、拉、推、蹬、跨、挂、踏,因为徒手攀岩对容错率的容忍度是零。

可片中女主亨特在徒手攀岩时还在秀身材。

屁股翘的特高,曲线扭成S型,身体与岩壁之间的距离几乎都能塞下一个成年人。

这种迷之操作相当于把自己弓成了一个半圆,这么攀岩显然是不合理的,简直是黑白无常看了直呼又要加班了。

倒也不是说身体不能蜷缩着,得根据攀爬的环境不同而变化。

如亚历克斯在攀爬伊尔酋长岩的耐力角和加利福尼亚的半穹顶时所用到的方法就不同。

耐力角两面几乎是90度的垂直,双脚很难找到着力点,必须依靠双手的力量撑着,所以身体蜷缩着,像树袋熊抱着桉树一样。

但半穹顶跟耐力角不一样,虽都是接近垂直的两面,但横截面大小不一,亚历克斯攀爬时就不能像考拉一样,而是让身体保持笔直,紧贴峭壁。

在《坠落》中,女主他们攀爬的山体根本没有酋长岩和半穹顶凶险。

一不是光滑且垂直的绝壁,二不是没有落脚点和手抓点,相反那座山体到处都是受力点。

而女主那种秀身材式的攀岩方式应该是电影没有请相关专业人士把关,倘若找人看一看,也不至于一开始就犯错。

另一个女主贝琪和她男友更是拿生命当儿戏。

徒手攀岩时,任何一个风吹草动都能让人命丧黄泉,如痉挛、流汗、眨眼、挠痒、乱想等。

然而贝琪却在攀岩中跟男友聊天开玩笑,这种让身体处于放松状态的行为无异于跟阎王爷坐一桌喝酒,胆大、无脑,不要命。

甚至贝琪还借助攀登绳把自己荡到男友的怀里,两人来了一个拥吻,这是影片开头的第三个错误,也再次验证了秀恩爱死得快。

其实遇到贝琪和他男友这种险境时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

亚历克斯曾在《徒手攀岩》里示范过,倾斜面陡度比较大的路段需要借助空手道踢,一个劈叉过去牢牢地固定住自己,而非像荡秋千一样荡过去。

只要稍微了解一点攀岩知识就知道这三个安全守则是基本常识。

《坠落》一开始就罔顾常理也奠定了电影的基调,这是一部电影,极限运动和两位女主的身材只是噱头。

毕竟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在错漏百出。

如两位女主穿平底鞋、瑜伽裤登高,又不是玩飞盘,这可是在跟死神打交道。

女主近一年没攀岩,突发奇想登600多米的电视塔竟然没有做身体恢复训练,攀登前也不了解周围的状况与电视塔的耐受程度,以及看天气预报。

更为关键的是,《坠落》根本没有尊重观众的智商。

两位女主爬到塔顶,梯子全部都毁了,她们被困在巴掌大的塔顶孤立无援。

可这么危险的地方,她们有攀登绳、安全扣,竟然没用这些工具把自己固定在塔顶,而是打空枪。

尽管《坠落》是电影,不是纪录片,但基本的逻辑也得遵循。

很显然固定肯定更安全,在使用时再解开也方便,更不妨碍后续的剧情发展。

单凭这一个纰漏,《坠落》就不是一部合格的电影,为了危险有意为之的刻意,看起来十分别扭,所以别神话这部片,就是一部很普通的口水电影。

玩极限运动跟亡命徒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不冲动做决定,不冒没一点儿把握的险,每一次的登顶高峰都在一次次的摸索、训练,制定计划后才有的结果。

亚历克斯是徒手攀岩界当之无愧的顶级玩家。

此前已经征服过犹他州的月光绝壁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半穹顶,可他在攀登伊尔酋长岩时依然做了充足的准备。

先做长时间的体能恢复训练,然后不止一次勘测攀爬路线,对酋长岩最近几个月的天气进行研究,总结出规律。

最后在安全绳的保护下,应对不同的路段尝试不同的爬法,如巨砾坡难点、极限平板、怪兽大裂缝,都不能粗心大意。

正是这种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才让亚历克斯历时3小时56分成功登顶,成为了历史上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徒手攀岩酋长岩的大师。

可电影中的两位女主的表现连业余玩家都不像,连大师都不敢随意而来,她们却说走就走,果然无知者无畏,结局不令人惋惜,因为不作不会死。

但这并不表示《坠落》一无是从。

与《127小时》《活埋》肯定是没法比,可在镜头调度和氛围感营造上,《坠落》做得还不错。

亨特和贝琪攀爬电视塔时,镜头大都由俯拍和仰拍构成。

用这两种镜头语言让摄影机的视角从旁观者变成了亲临者,也就是所谓的伪第一视角。

让观众切实地感受到高空的恐怖,从而产生手脚冒汗的紧张感,时刻担心女主会不会掉下去摔死。

紧接着景别又从近景切换为远景,电视塔的高度一览无余。

大多人天生恐惧高空,当普通人畏惧的高度直观地展现在眼前时,那种惊悚的氛围感便出来了。

唯一可惜的是,《坠落》的导演在镜头语言和景别使用中有些不娴熟。

那种刺激人肾上腺素的镜头只有少数几个,其他大都是平拍,无疑削弱了电影的共情力,观众看此类极限运动的电影不是为感情戏,而是为了找刺激。

极限运动类的电影永远不缺热度,但很难将其拍好,如果《坠落》能够再打磨打磨,也许会成为下一部《127小时》。

推荐资讯

相关新闻